【张吴】Bye Bye Beautiful

·夜海系列。本章CP张新杰*吴羽策

前文【策/周/锐/迅】夜海

-预警:重度OOC,多雷。只有想不到没有雷不到。


-CP是贵乱向【大概?】,多对CP多线情感相互掺杂,旨在随便写自己想写的CP乱飚箭头,重度only向请避雷。人物围绕五期策周锐迅四个展开。


-背景是账号卡拟人,没有明显的时代背景。

吴羽策除了“鬼刻”作为代号以外跟账号卡女性角色一点关系都没有,没女装没性转。方锐取的是鬼迷神疑的身份和代号。


-一点私设:

“吴女士”是方锐对于吴羽策独有的昵称,而不是作为嘲讽意义存在;

“黄金一代”普遍指四期而不仅是其中比较...

【凛绪】甜点先生

有BUG有OOC,旧文完结混作生贺。
同背景泉岚线戳头看。
朔间凛月生日快乐,愿你仍能爱你所爱。
没肉,有迷之敏感词,走外链,外链见评论。

【策/周/锐/迅】夜海

-预警:重度OOC,多雷。只有想不到没有雷不到。

 

-CP是贵乱向【大概?】,多对CP多线情感相互掺杂,旨在随便写自己想写的CP乱飚箭头,重度only向请避雷。人物围绕五期策周锐迅四个展开。

 

-背景是账号卡拟人,没有明显的时代背景。

吴羽策除了“鬼刻”作为代号以外跟账号卡女性角色一点关系都没有,没女装没性转。方锐取的是鬼迷神疑的身份和代号。

 

-一点私设:

“吴女士”是方锐对于吴羽策独有的昵称,而不是作为嘲讽意义存在;

“黄金一代”普遍指四期而不仅是其中比较出色的几个。

 

-题目是瞎起的。来源于自己手边上最近的一本书中看见...

黄少天拉起帽衫走了,没有挥手,没有回头,没有说再见。

【凛绪凛】Legendary lovers

-衣更真绪2017生日快乐。

-死亡/分手等多雷预警,ooc到晶爹也不认识。就是用来放飞自我的极度狗血文,不很建议那种不很痛快就要给雷文站投稿的玻璃心观赏。

-有几句狮心毒,介意慎。

-CP向凛绪凛无差。

-最初是看余华《第七天》有感,有借用一些构思。但是灵异观仍有诸多私设。

-题目与正文一点关系都没有,取自Katy Perry的歌《Legendary Lovers》

推荐BGM:陈奕迅《Shall we talk》...


【泉岚】最佳损友

推荐BGM:陈奕迅《最佳损友》
与凛绪的《甜点先生》同背景,主线戳头看。
基本上是自我放飞的产物,全程ooc,大量关于俺零迷弟栗子/不良岚岚的猜想和胡编乱造。时间线极其跳跃,至今搞不懂自己写了什么东西……
占凛绪tag抱歉,以后的同系列都会打“甜点先生”和文章主cp的tag,此次外不加副cptag。
其实这篇是圣诞节的贺文【大雾】

正文:

    “所以说,小濑,你现在还在跟鸣君同居吗?”朔间凛月趴在他甜品店里的吧台上含着蛋糕口齿不清地说。
    “哈?什么叫做「同居」,我们只是合租罢了。”濑名泉嫌弃地看了看眼前这位永远对自我甜点孤芳自赏...

【策周】似是故人来

假设日本对中国已经开放了自由行。
张吴有,方周有,没有逻辑,没有节操,包含真诚。
策爷生快。我还是很喜欢你。

正文:

吴羽策最近总是不可抑制地想念东京。

东京的夏天似乎是氤氲在水汽里的,他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那段时间自己疯狂地爱上了碳酸饮料的气泡在嘴里爆炸的感觉。

而遇见周泽楷,是他在偶尔换口味去喝酒的时候碰到的。

游历累了的吴羽策走进了一家居酒屋,店里人不多,最惹眼的是吧台后正在调酒的高挑侍应生。那位侍应生低着头,专注于眼前的工作,背后的窗格里透出窗外商业街的霓虹灯光,这幅景象煞是好看。

听见开门的声音,他放下杯子恭敬地说了一句日语。吴羽策不懂日语,但是大抵明白他说的无非是繁琐...

【凛绪】甜点先生(2)

老梗的甜点栗×特工毛

我也没有料到,我居然能写出来后续。当然,同样不保证这篇文章能继续有后续。

写毛毛情绪崩溃的那一段时,我一直特别想哭,不知道为什么。而且那个时候还地震了,虽然震级很小,但这么想来还的确有些特殊意义。

终于能苏一苏我的kn啦!
好想写同背景的泉岚啊——

正文:

    真绪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执行会居然这么着急。
早晨副会刚传达到了任务,上午的时候会长就堂而皇之地坐在自己面前喝红茶。
    “我也是恰巧路过这里,因为很喜欢这里红茶的味道,所以就来小小的来放松一下自己。没有想到会遇到衣更君呢。”对面的人...

【凛绪】甜点先生(1)

老梗的甜点栗×特工毛。
虽然特工毛七十连才出,可是特工这个梗该萌还是得萌啊。
一向都只有坑没有品,我说过自己要填的坑没有一个填完的。看官为了乐呵,我为了写得痛快,大家各取所需,文章坑了实乃常态。
写文从不考虑character,放飞自我就好。月考考完我已经飞到平流层了。

正文:

    衣更真绪醒的时候,脑袋有些晕。昨天晚上熬夜在凛月的甜点店里编代码,晚上总是很精神的凛月不时就会以各种理由骚扰他一下,导致他揉着额角熬到很晚才勉强写完程序。
    随着凉水滑入食道,真绪感到自己清醒了一点。看到窗外有一个孩子拿着大大的购物袋,踮...

【伞修橙】现在我可以做梦了吗?(上)

伞修橙亲情向,无CP。

模仿安徒生童话风的失败品。

入全职坑的第一篇文章,一年多以来一直断断续续地写着(虽然这次也没有写完),可惜一直没有写完。

但我还是来不要脸的当做生贺送给某个持之以恒催我伞修橙的,今天老了一岁的傻孩子 @我一矛戳死你

 大概,这周末就能写完,吧······

如果我成功地活过了月考的话。

自己都不觉得这次发出来的和一年前发出来的有什么区别orz

欢迎捉虫!

正文

    那是苏沐秋见过的科拉普森最大的一场雪。...

©纪堂|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