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堂

全职高手吴羽策/アイナナ折笠千斗
张吴/策周/千万千
圈地北极,世界和平
最近推荐多MHA轰百/BSD织太

【策/周/锐/迅】夜海

-预警:重度OOC,多雷。只有想不到没有雷不到。

 

-CP是贵乱向【大概?】,多对CP多线情感相互掺杂,旨在随便写自己想写的CP乱飚箭头,重度only向请避雷。人物围绕五期策周锐迅四个展开。

 

-背景是账号卡拟人,没有明显的时代背景。

吴羽策除了“鬼刻”作为代号以外跟账号卡女性角色一点关系都没有,没女装没性转。方锐取的是鬼迷神疑的身份和代号。

 

-一点私设:

“吴女士”是方锐对于吴羽策独有的昵称,而不是作为嘲讽意义存在;

“黄金一代”普遍指四期而不仅是其中比较出色的几个。

 

-题目是瞎起的。来源于自己手边上最近的一本书中看见的第一个词。

 

-有坑没品,随时会弃。剧情没逻辑私设多BUG。

 

-本章没什么情感线,CPtag私心策锐和肖李,如有介意者抱歉。

 

 

 

 

正文:

    00

    “吴女士,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方锐把随身的布包放在凳子上,自己盘腿坐在地上。

    “嗯。”吴羽策应了一声,依旧低头看着膝间的书。

    “我觉得他看见我了。”方锐皱了皱眉,仰身靠在后面的杂物堆上,把宝石对着吊灯看。

    这时吴羽策才有点兴趣,合住书挺直身子准备听他讲。方锐凑到吴羽策膝前,看着硬皮书上的烫金字体:“你还在看这本书啊。”

    方锐的声音戛然而止,吴羽策也惊讶地望向门的方向。

    有人在敲门。

 

    这实在是不寻常。由于生活环境使然,方锐和吴羽策对于异常的响动向来十分敏感。既然有人能在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接近这里,方锐执行委托时被发现也在意料之中。

    方锐装出轻松的语调大声应了门,随手把玩的宝石揣进兜里,匕首藏在身后;吴羽策这是把灰得辨不出颜色的布包系紧,堆在放满杂货的墙角。

    方锐趴在门上看了一眼,门外的男子也在看着猫眼的方向。男子穿的是黑色休闲服,身形上没有异样的凸起,看来是没有携带手枪这类危险的物品。方锐拉开门,把匕首抵在了自来熟一样直接走进来的男子脖子上,回头笑着跟吴羽策说:“看来你来了位没预约的客人。”下一秒,一把枪顶在了方锐的太阳穴处,持枪的男子穿着宽绰风衣,从猫眼死角处走出来。方锐吹了声口哨:“看来你的客人还蛮有趣。”

    吴羽策瞥了眼门口僵持的三个人:“进来吧,不过没有地方坐。”

    说罢,他自己先坐回散乱杂物中唯二的椅子,继续低头翻看手中的书。方锐偏头躲开了风衣男子的枪口,收了匕首毫不客气地走到另一把椅子旁坐下。

 

    “杀谁?”吴羽策依旧保持着低头看书的姿势:“不杀孩子和寡妇。”突然间,自己看书的光线被挡住,他不悦地抬头看着面前的风衣男子:“你挡住我了。”

    面前男子固执地站在原位盯着吴羽策。吴羽策无比确信对方听见了自己的话语,他不愿多费唇舌,只是毫不示弱地回瞪面前的男子。

    “好了小周,别那么认真。”方才敲门的人笑着打破这场对峙,勾过来昵称为“小周”那人的肩膀。

    “所以,你们究竟是来干什么?”方锐饶有兴味地看着面前里两人:“你们这个身手,可不像是需要委托我们的人。”

    “我是李迅。”敲门的那个男子松开手,正了正衣服。

    “哦——”方锐夸张地拖长声音。

    “没印象。”吴羽策出声打断了方锐夸张而毫不真诚的表演。

    “邀请,”被称为小周的人突然发话:“一起共事。”

    “不。”吴羽策干脆地否决:“我没兴趣替别人卖命。”

    方锐耸了耸肩:“有结果了,你们自己走吧,记得带上门。”继而向后仰去,从衣兜里继续拿出宝石看。

 

    李迅转身往外走。

    下一秒李迅已绕到方锐身后,手中匕首直指方锐心脏。方锐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了李迅刺来的手腕,左手拿着宝石用尖端在李迅胸前正对心脏的位置划了几下。

    “舍命一击,”方锐赞叹道:“久闻大名。能让鬼灯萤火使出这一招,我觉得很荣幸。”

    “你看错了”吴羽策合住书,揉了揉额角:“刀尖是歪的,出手速度明显有放缓。他只是想吓你。

    “我对你们真的毫无兴趣。”吴羽策抬头,看着面前穿着灰色风衣的人。

    “可是我有点兴趣。”方锐向吴羽策举起来一块表:“这是这家伙手腕上的,东西可是不错。”

    李迅站直身子甩了甩手腕,咧嘴笑了:“你们的确不应该在这种巷子里拿欣赏成色这么差的宝石,或是因为无聊的经济纠纷去杀某个粮面店老板。这块表是无所谓的东西,如果你想要,尽可以送给你。”

    “真的?”方锐眨了眨眼睛。

    “真的。”

    方锐松手,让手表从手中跌落。表盘玻璃碎裂开来,发出脆响。

    “帅哥,借你的枪用一用。”方锐转向风衣男子说。对方犹疑地把枪递给他,方锐接过后直接朝表盘中心补了一枪。然后看向李迅:“谢了你的礼物。不过,我对于自己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

    李迅不为所动,依旧保持着刚才的笑容:“所以你们的回答呢?”

    “我很想知道,能说这块宝石成色不好的地方究竟有什么更好的东西。你们现在说服我了,该说服他了。”方锐用下巴点点吴羽策在的方向,然后把枪扔回给了风衣男子:“下回拜托给我右枪,比较能发挥出来黄金右手的威力。”

    吴羽策站起身走进身后的房间。未几,一个棒球衫扔在了方锐脸上,吴羽策换了一身适合外出的衣服:“走吧。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和玩枪的动手。”

    来访两人面面相觑,方锐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你还有话要说。”

    吴羽策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相信你。”

 

 

 

    “策哥,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吴羽策潜入美术馆西侧的走廊,李迅的声音通过电波断断续续地传过来。吴羽策开枪把进入展厅西路上的最后一个门卫打倒,确定守卫昏睡过去后,简单应了一声。随后他发现有些不对劲,一个移动的红色亮光在黑暗中尤为明显——是肖时钦的机械装置。吴羽策随后补了一句:“碰到生灵灭了。”

    肖时钦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窗外月光在他的眼镜边上反射着光亮。吴羽策持剑而立,朗声道:“看来东面是李轩守了。”这句话是说给肖时钦的,更是说给李迅让他去提醒从东侧进攻的周泽楷的。

    肖时钦低头笑了笑,与他的眼镜带来的冰冷错觉不同,他的声音十分温柔:“看来你还记得黄金一代的搭档组合。其实,原本是李轩守在这里的。他发现进攻者是你后,与我调换了位置。”

    吴羽策提剑而上,声音没有任何波动:“代我向他问好。”

 

    周泽楷听了李迅的提醒后提高了对于黑暗环境的提防。走廊里静悄悄的,中庭树前的乌鸦嘶哑地重复着单调音节。

    风起了。

    周泽楷扔掉那把迟钝困难的麻醉枪,左手拔出荒火头也不回地朝后开了两枪。李轩气息一滞,在周泽楷回过头时已经避匿于黑暗之中,周泽楷只能借着月光模糊地辨出他淡淡的影子。与吴羽策大开大阖的作战风格不同,李轩更有鬼剑的气质,他总能与周围环境悄无声息地融为一体。周泽楷对着麦短促地吐出两个字:“遇敌。”

 

    展厅里依然亮着灯。方锐在趴在楼外墙壁上从落地窗向里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他妈可真疯狂。黄少天和沐雨橙风都在——哦,在这个角度还能看见扫地焚香——我可不想被他的符咒糊一脸。”

    “目标呢?”李迅在电波那端问道。

    “等一下,”方锐沿着绳子向上又爬了一点,从斜上方观察整个展厅,“黄金一代基本都在——居然还有方明华——这次他们是真的做足准备了。而且,情报有误。目标物品不在情报所描述的位置。”

    李迅发动汽车:“撤。大约四十五秒后我到你现在位置的正下方,你做好准备。”

 

    周泽楷收到撤退的消息时正与黑暗中的李轩僵持。他达到了拖住守卫者的目标,但是李轩的攻击行踪他仍无法摸透。他的视线越过中庭,看到西侧的走廊上正欲脱身的吴羽策。两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周泽楷右手用碎霜连开四枪击碎窗户四角,左手荒火向周围开枪来防御。身后的李轩没有任何的动静。周泽楷没有多想,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美术馆为了达到观赏效果,一层设置的很低,中间部分又多是露天的中庭。周泽楷跑到中庭中央时李迅的车刚好过来。周泽楷和吴羽策坐进后座,看见副驾驶位置的方锐正在套运动衫。李迅看了眼倒车镜,提醒一句:“坐好,要加速了。”

    “不那么快也可以。”吴羽策看着窗外,说。

    已经挂好档的李迅抛出一个上扬的音节表示疑问,方锐补充道:“他们不会追上来。”

    “东西呢?”周泽楷疑惑地问。

    李迅瞥了一眼方锐,没吱声。

    方锐再开口时,声音哑了几分:“黄金一代都在。”像是预料到了吴羽策挑眉的反应,他补充了一句:“包括他。”

    “他?”李迅敏感地捕捉到了关键词汇。

    “吴女士常拿着的那本圣经的原持有者。”

 

tbc.

 

唯一一句想说的,想刷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CP向已经很明显了。不能打tag,痛苦【。】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纪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