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堂

全职高手吴羽策/アイナナ折笠千斗
张吴/策周/千万千
圈地北极,世界和平
最近推荐多MHA轰百/BSD织太

【伞修橙】现在我可以做梦了么?

模仿安徒生童话风的失败品。

为发成绩攒人品。




那是苏沐秋见过的科拉普森最大的一场雪。

那时他拖着师傅家的大雪橇刚向一位男爵家送完衣服。那家男爵是科拉普森绝无仅有的贵族,他们也以贵族自视,所住的地方远离科拉普森小镇。他们要的衣服很多,是用店里最大的一块布才勉强包成一个包裹。那些衣服同时也是用的店里有的最好的面料,所有师傅学徒用一周日夜赶工赶出来的。

回去的路上他盘算着明天向师傅借上雪橇,带着妹妹去广场。把雪橇系在一些农夫的马车后,这样就可以滑行一段距离。之后就要去镇上的糕饼店,几克朗就可以买上不少姜饼。在苏沐秋眼里这些饼干贵而少,入口还没有仔细嚼就消失了,最后只有口腔里留有浓浓的甜香气息。可是苏沐橙喜欢姜饼,他知道的。苏沐橙从来没有说过,可是她每次吃姜饼时都带着小心翼翼的神情,眼睛弯弯的,笑容比刚烤出的姜饼还要甜。

他盘算着,拖着雪橇走着。在男爵家喝的一杯热茶所带来的热气早已经散尽了,太阳渐渐收敛了余晖,天地显得阴沉沉的。雪下得依旧很大,落满了苏沐秋的帽子和借来的不合手的手套。苏沐秋费力地登上了山丘,他知道,翻越了这个山丘,就会看见一个叫做科拉普森的小镇,科拉普森中有一个种满花草的院子,院子中有他一砖一瓦砌起来的屋子,屋子里他的妹妹一定烧好了火在家里等着他。

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爬上了山丘,向下能看见科拉普森零零星星的屋子,抬头是半明半昧的天空中几颗疏朗的星。

苏沐秋坐着雪橇滑了下去。滑到山丘底部时,他撞到一个东西,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就飞了出去,大地上厚厚的雪给了他承接力,身上竟也没觉得多疼。只是触及雪之处感到柔软而又冰凉。

而后他听见有马长嘶一声,前蹄高高抬起,显然是刚才那一撞使它吃了痛,马背上便有一个黑影落了下去。苏沐秋跑去看雪橇,幸好雪橇还保持完好。他便又拖拽着雪橇去看刚才落下马的黑影,借着微弱的光他看到那是一个脸色发白嘴唇乌青的少年,双眼紧紧阖着,身体已经冰冷而有些僵硬,气若游丝。

苏沐秋很少接触马,更不必说骑马了。可是任何人都知道如果再这么下去,这个少年和这匹马必死无疑。他尝试着将少年放在马背上,才发现马在轻轻颤抖,原本应该温热的身躯已被寒风掳走不少热量。

苏沐秋就这么左手拖着雪橇,右手使劲地拽着马的缰绳,走进了自己那个种满花草的院子。

苏沐橙迎出来时,显然被马背上的少年的将死的模样所吓着。她低呼了一声,让苏沐秋去安顿好少年,自己去烧一些热水。

苏沐秋将少年抱进屋子,放在壁炉旁的椅子上,在少年身上铺上家中仅有的毛毯。等到苏沐橙端着热水走进来时,他便让苏沐橙好好看着这个少年,他去安顿门外的马。

马一直守在门外,不曾动一下位置,也不像其他农夫的马总贪恋苏沐橙种的这些花花草草。苏沐秋轻轻地抱了一下马脖子,希望能隔着厚厚的棉衣将热量传递给马。

随即苏沐秋牵着马去临近农夫的农舍中。他经常帮邻里缝补衣服,或是照看孩子这种杂活,也未曾索要过什么报酬。他向邻居解释了情邻居也是愿意帮助他临时照顾这匹马的。农夫把马牵到马厩中,苏沐秋在完全黑下来的黑夜里只听马嚼碎粮草的声音,还能感到扑面的热气。

他将马留在农舍中避着风雪,自己徒步走回了家中。

苏沐秋轻手轻脚地回到家中,看到苏沐橙坐在床上,微微皱着眉头,借着昏暗的光看着书。他走到她身边,拿走了她膝上的书。

苏沐橙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低声对他说:

“身体已经暖和过来了,也没有发热的迹象,也没有醒来,”

苏沐秋走过去探了探那个少年的额头没有发热的迹象,呼吸平稳。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纪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