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堂

全职高手吴羽策/アイナナ折笠千斗
张吴/策周/千万千
圈地北极,世界和平
最近推荐多MHA轰百/BSD织太

【五期】纪行西藏

—不会起名也不想认真起名,就是这几天在西藏的一些片段带入。完全没有故事的逻辑性可言,以后可能懒到只写片段。


—不要说OOC,我基本没有考虑过character.


—很可能很可能弃坑,不要抱有期待。


—我是一个笑点非常无聊的人,所以,慎看,随意喷。


 

—私设众多,每章前会交代部分人的背景。


—莫名其妙很喜欢《故乡》梗。




    虚空背景


    去西藏的事情最开始是李迅在五期群里所问,起因是吴羽策在十四赛季退役后准备再次去西藏。吴羽策上一次去西藏还是加入虚空战队前的十八岁,在他打联赛的十年夏休期他去过很多地方,在东北的夏天看白桦,去长江边对比当年与如今的三峡,独独没有再次踏上去往西藏的路途。


    这十年中他的生活不同了很多,比如他几乎每一天都围绕着“荣耀”这款游戏,围绕着虚空,开始考虑着双鬼战术配合,十四赛季李轩退役后,他将战术中心转移至盖才捷的青之驱,他配合着全队共进退而不是再继续担当着先锋。他从一个对于联赛充满着向往的虚空青训员,变成战队的板凳队员,后来成为职业生涯中最长时间担任着无可复制的双鬼配合的虚空副队,直到最后担任着虚空阵斩双修的队长。


    很多人都知道吴羽策在夏休期经常出游的事。在吴羽策的微博里除了一些官方语言,一些出于兴致的打趣玩笑,就是各地的风光。


    去欣赏西藏实在是一件太费心力的事,在吴羽策作为虚空队员的十年中除了虚空他不想分心去做别的事。所以那时他偏爱着那些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地方,然后走在不同的城市的街上呼吸着不同的空气,不一定要去挤什么景点,每一条街上每一天都会有最美丽的风景。


    他在联赛最后,突然想起了西藏,他曾经虔诚相向的地方,他的梦想开始的地方。


    藏传佛教不讲究还愿,所以他一路朝圣,不为过去,独向未来。


   李迅在私底下和吴羽策关系很好,两人同是五期生,从虚空青训营开始就有交情,并且是在吴羽策刚进联盟坐板凳时唯一能跟吴羽策毫无顾忌地交谈的唯一一位队员。这些年他随同吴羽策和李轩在夏休期走过很多地方,所以在吴羽策决定去西藏后,李迅是被第一个问是否一起去的人。李轩退役后的第一年在自己创业,现在事业刚刚走上正轨,所以没有时间与他们一起去西藏。李迅对漂亮的风景并没有多么的在意,他更喜欢的是一群人在一起玩,不同的环境下总会产生出不同的情绪。比如,在训练室里训练和跟李轩住在一个标间里用刺客在神之领域用舍命一击袭击人抢boss的感觉总是不同的。


    他同吴羽策一起在打满十年联赛后退役。他不是一个很特别的选手,没当过队长没当过副队,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于舍命一击这一技能的迷恋和对于人心非同寻常的好奇心。他的职业生涯中进过很多次季后赛,十三赛季在李轩的带领下惜败蓝雨止步亚军。亚军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高荣誉,从来没有人不向往着冠军,获得亚军只能说非常遗憾。但他并没有什么不满。


    他在虚空有稳定的地位,单人赛中的主力,团队赛也经常出场。他在虚空没有屈居的可惜也没有僭越的欲望。他觉得跟着虚空一干人打自己喜欢的游戏很开心,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对于西藏,他希望能最后一次和认识多年的朋友走一趟,最好是很多很多的朋友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待很长很长的时间。荣耀是他们十年中最重要的东西,他需要挥别,他希望最后想起来朋友的时候不是只是在竞技场里打得昏天黑地。








第一站。聚于成都。


    五期选手在满十年后都已退役,有阮永彬这种十一赛季后离开呼啸就直接开始工作的人,更多的是十四赛季后满十年退役的选手,包括曾经的轮回,兴欣,虚空等的队长。


    七月二十一凌晨五点,曾经的联盟第一脸发了一条微博。


    周泽楷V:好吃。

    【图片.jpg.】

     图片中是昏暗的车里,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形似兴欣的退役队长方锐的一个人放松地靠在副驾驶椅背上,眼皮阖着,嘴巴微微张开,里面赫然塞着两块奥利奥,照片的左下角是周泽楷的一张俊脸,嘴角的弧度很明显,旁边比着一个小小的“V”字。

    微博的GPS定位是杭州的生活服务区。


  

    等到七点多,方锐睡醒了,迷迷糊糊地告诉周泽楷在前面的服务区就可以开始替他开车,之后就习惯性的拿手机打开移动网络。


   “周泽楷你对我做了什么!”方锐难以置信地看着微博上那么多的@,他本来以为自己的粉丝在为自己举办什么告别荣耀的活动,然而他面对的@基本上都是周泽楷那一条微博所导致。


    方锐突然嚎的一声把周泽楷吓着了,手下的方向盘打滑,反应过来后又用力把方向盘打回去,车在绕了一个弯后开始继续平直行驶。


    “不是说你……饼干好吃。”周泽楷慢慢地说。


    “那你为什么要拍上我!”


    “只拿饼干……像代言。”


    方锐沉默了一会儿,他们都或多或少做过一些代言,其中以周泽楷最为多。五官明朗的脸上堆起来笑后都看起来很帅气,因此周泽楷以及轮回仅从商业活动中就能获得很多利益。


    打破安静的是周泽楷:“还想继续。”


    似乎毫无干系的事情,方锐却清楚的知道周泽楷何意。对于每一个职业选手来说,他们是出于爱好才会不顾世俗眼光来打游戏,即使商业活动一年所获得的利益要远远大于打一年职业联赛。可是所有职业选手都希望能真正的只打联赛,站在荣耀之巅,而不是出席某种活动去卖笑。周泽楷即使没有公关效应,他也会是继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然而很多的商业活动却缩短了他的职业生涯。




    在服务区停车时两人加完油后,顶着南方的酷暑,两人带着墨镜和帽子叉开腿坐在还有部分残缺的塑料椅子上,头顶上还有便利店门后常见的大伞撑着,就着榨菜吃泡面。


    “很久没吃了……”周泽楷用叉子戳着碗里的面,犹豫道。


    “你毕竟是轮回的宝贝啊。刚到兴欣的时候,这种东西可真没少吃。老叶什么饭都做不了,泡面可真是一绝。你说,都是红烧牛肉面,人家泡的愣是比一般人泡的好吃。”方锐狠狠地吸了一口面:“这味还是不行,荣耀打不过他,泡面也泡不过他。”


    当天下午二人到达武汉,由方学才在武汉里找了家卫生条件与WIFI网速皆可的酒店。除了在晚饭时间感受了一下四大火炉之一的温度,其余时间都在分别在单间里,端坐在桌子前用各自的笔记本电脑打荣耀。




    第二天早上依旧走得很早,下午到达成都。等三人赶到订好的酒店时,在停车场中远远看见了车牌为陕A的大切诺基。


    “噫,好!吴女士到了。”方锐一拍大腿感慨一句,正在开车的方学才没抓稳方向盘,车又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坐在后排一直看窗外的周泽楷突然说了一句:“小点声……” 


    方学才笑道:“方锐与狗不得大声喧哗。”




    方锐三人去宋晓房间拿房卡,宋晓在房间里正把冷气开到最大,方锐面色严肃地把宋晓两只手都握住:“关键先生,我们的身家就全部交给你保管了。”


    “方锐你继续胡说,兴欣退役队长身家难道就是几万元?”宋晓想要抽回来手,头向自己的笔记本方向看去。


    “我们兴欣穷,不比你们蓝雨。”方锐眨着他的眼睛把宋晓的手握得更紧了。


    宋晓站在房间门口眼睁睁地看着屏幕里的气功师被刺客杀死。这时方锐放开了手,跑进房间里对着躺在桌子上的耳麦大喊了一声:“迅哥儿干得漂亮!”


   


    然后隔壁房间就发出一连串拖动椅子椅子倒地已经拉开房门的响声,李迅直直扑向了站在宋晓门口茫然的周泽楷:“水生你来了!”


    周泽楷有点别扭地推开李迅跟火炉温度差不多温暖的拥抱:“不是儿子。”


    李迅拍了拍周泽楷肩膀:“不是我儿子,是你白爹的儿子。”

    “……”

    “迅哥儿你什么时候和白言飞搅在一起了。”方锐走到房间门口说。

    “哟宏生!”李迅转身向方锐。

    “滚我才不是你侄子。”

    “方锐,李迅与狗不得大声喧哗。”方学才慢腾腾地说了句。

    “宋晓……房卡。”周泽楷闷声说。左手拖着皮箱右手拎着笔记本电脑,头上还戴着运动帽和墨镜。


    当白言飞赶到酒店时,他走在走廊上时循着李迅的嚎叫声找到了大部队。敲门开了后看见六个职业选手一本正经地看着自己。“嘿我还以为是隔壁嫌李迅吵找过来了呢。刚想派出周泽楷制服女性,如果是男性的话就直接把李迅扔了不要了。”方锐“嘁”了一声,立刻懈下来劲儿,直挺挺地倒在宋晓的床上。


    “闰土你来了!”李迅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白言飞,白言飞觉得宋晓的房间里冷气开得太大了。


    “用你正义的钢叉,向这群猹尽力地刺去。”李迅的手指头一一扫过在场的另外五人。


    “说好的猹是刘皓呢?”白言飞思虑半晌,说道。

    正在和阮永彬聊着,开着车行驶到酒店楼下的刘皓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周光义刚进饭店的大门时看到的是九个五期选手谈笑风生地吃着晚饭,在进门前他还朝门口的服务生笑了笑。


    方学才拉出了一张椅子拍了拍,示意周光义坐下。方锐走到门口礼貌地告诉服务生这个包间不需要帮助了,言下之意是他不需要继续在门口站着了。


    待服务生走远后,方锐大叫一句:“警报解除!”


    “嘟嘟嘟嘟嘟嘟!”李迅也装模作样地做了个吹喇叭的姿势。


    “像放屁。”方锐嗤笑道。


    “二嫂你看有人欺负虚空队员。”李迅一脸哭唧唧的表情看着吴羽策,并就势靠在白言飞肩上。


    “这是怎么了?”周光义还没有一下子习惯这种画风的转变。


    “李迅就是人来疯,甭理他。过几天在路上你就发现他就正常了。”白言飞无奈地看了看自己肩上的重物,拍了他后背吼了句:“是直男就坐直!”


    “做直男好累啊……”李迅不情愿地从白言飞肩上挪下去,随手又开了瓶酒倒进酒杯里。


    “喝这么多经理又要骂了。”宋晓不知道是哭还是笑,脚下的地板上堆着空了的酒瓶子。


    “宋晓你现在已经退役了。退役了!蓝雨经理不会管你的。”刘皓哼了一声。


    “敬虚空!”方才沉默许久的吴羽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自顾自地一口闷尽杯中酒。


    “敬兴欣!”方锐随同说,脸上有着醉意。


    “虚空战队!”李迅靠在椅背上举起来杯子跟空气碰杯:“敬虚空队长李轩吴羽策盖才捷!”说罢他直接喝了三杯。


    “最后一杯是敬谁的?”全场唯一没醉的正常人周光义问。


    李迅歪着脑袋想了会:“敬鲁迅!”


    “轮……回。”曾经的联盟第一脸眼睛有些红,自己闷声又喝了几口。


    “蓝雨!”宋晓痛痛快快地举杯喝了。


    “敬呼啸。”刘皓这句倒是出自真心,他一直很感激呼啸。


    “敬下一季的冠军雷霆。”方学才说罢,招来一片嘘声,还掺杂着几个酒嗝。


    “霸图。”霸图的汉子白言飞也不多说话,闭上眼睛喝尽酒。


     只剩早期退役的阮永彬和周光义面面相觑,阮永彬也没扭捏,敬了自己的老东家:“这杯敬呼啸。”


     周光义看着一群人事不省的曾经的电竞选手,他感觉到自己曾经对于荣耀的热情开始被唤起,可是他不记得他像在座的所有这么对曾经所效力的战队这么有归属感。“敬季冷。”他轻声说,他自己也说不清是敬曾经发现并把自己的帐号卡传给自己的季冷,还是一直陪自己奋战过职业生涯每个赛季的季冷。


     “敬荣耀!”


     最后是周光义使劲拍醒掌柜宋晓,宋晓脚步虚浮地去结了帐,看见账单后整个人都被吓得清醒了。


     在次日凌晨一点多左右的时候,由看起来很镇静的吴羽策开着他自己的大切,被账单吓的清醒的宋晓开着周泽楷的Discovery4,唯一没醉过的周光义开着刘皓的兰德酷路泽。在锦官城没有晚上的大街慢悠悠地晃荡着。


 

    锦官城的午后总有蝉在恼人地不休地叫着,潮湿的水汽一直糊在脸上,阳光却偏偏刺眼到令人生厌。


    “宋晓你喝了多少碗冰醪糟了?”纯种西安人李迅吃着棒棒鸡含糊不清地说着。


    “别只说我啊,周泽楷比我还多吃了两碗。”宋晓一边发出“嘶”的声音一边口齿不清的回答道。


    一直低头专心喝冰醪糟的周泽楷被点名后愣了一下:“……辣。”


    几人在锦里抢不到座位,只能在火炉特色的阳光下干站着弯腰勉强吃完午饭。随后到隔壁的武侯祠的武侯廊坐着乘凉。


    五个人坐着的地方正面对着廖化和黄忠,方锐突然大喊了一声:“中!”


    李迅愣了一下:“百步穿杨?”


    方锐拍了拍李迅肩膀:“回去切磋。”


    白言飞背着自己的单反突然提出要照一张合照,他先给剩余九人照过相后,然后随手截住了一个看起来还算顺眼的男生。那个人旁边的男生皱着眉看带着墨镜和帽子的白言飞。


    “你好,请问你打荣耀么?”白言飞先发问。


    “我不打,不过他打。”说着那个人闪了闪身,使白言飞看清他身旁的人。


    “你玩什么职业?”白言飞转头向另一人。


    “神枪。”那个人声音并不带太多感情,明显想要赶快走。


    “那是枪王的粉丝么?”白言飞用对待粉丝的标准式的微笑问他。


    “枪王?一枪穿云?比起周泽楷,我还是更喜欢秦牧云。周泽楷不是退役了么,他的时代已经过去啊了。”那个人很奇怪地看向白言飞。


    白言飞放下了刚举起单反的手,笑容僵硬:“谢谢。再见。”


    白言飞的身后坐着的人一直低着头,帽沿把他的面容遮出了一块阴影。


    “别在意啊。”刘皓用胳膊碰了碰身旁的周泽楷。


    “没事。”周泽楷抬起头,脸上看不出悲喜。


    “诶诶诶你们说刚才两个人是什么关系!”李迅在两个人走远后突然跟他们说到。


    “你觉得他们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白言飞肯定地说:“我相信八卦小王子的直觉。”


    “腐都街头风光好,恩爱催得游人老……”李迅开始哼起了不成调的小调。


    “面对着黄忠,”方锐朝塑像拱了下手:“你却不思虑江山社稷,受着如此感化,竟想着劳什子断袖之癖。何其荒谬!”


    李迅上下打量了方锐几眼:“你说说,你在黄忠塑像下悟到了什么?”


    “以后打夏侯渊就用黄忠。”


   


PS:1.“中”和“百步穿杨”都是三国杀中黄忠的台词。

    2.黄忠在定军山斩杀夏侯渊。


    3.实行的是将一定份额的钱上交给宋晓用于吃饭住店等事物,由宋晓保管,所以称其为“掌柜的”。


评论 ( 20 )
热度 ( 122 )

© 纪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