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堂

全职高手吴羽策/アイナナ折笠千斗
张吴/策周/千万千
圈地北极,世界和平
最近推荐多MHA轰百/BSD织太

【伞修橙】A dream within a dream

文前絮叨:

叶修生日快乐!


1.题目出自爱伦·坡的《A dream within a dream》,文中会有这首诗的选段。


2.伞修橙亲情向。鞋匠叶修,裁缝苏沐秋,以及歌剧演员苏沐橙。

这是我入全职坑的第一个脑洞,一直想要开长篇,但是因为语言废一直没写完。大概是要讲叶修与沐秋沐橙在小镇科拉普森的相遇,及以后。如果感兴趣可以戳头看我lof里的第一篇文章,不过只写了一点点,而且逻辑也成问题。


3.文章的四大段分别为:

梦境——现实——梦境——现实

请记住!




正文:



      他蹲在花前,专注地用小指轻轻扫去花瓣上新落的雪。

      叶修有点恍惚,他动了动嘴唇,一个“苏”字儿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突然很释然地笑了。苏沐秋就在自己的眼前,这假不了,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苏沐秋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来笑着看叶修,然后向叶修伸出手:“我腿麻了,拉我一把。”

      叶修依言稳稳地把苏沐秋拉起来。苏沐秋起身跺了跺脚,向手心呵了口气:“这个春天太冷了。”

      “苏铁人,还有什么天气能冷着你么?”叶修揶揄道。转头打量了打量这个他熟悉的院子,灌木丛还是月季花的,苏沐橙散着头发站在木屋里,睡眼朦胧地看着他们笑,细细的阳光透过浓雾照在玻璃窗上,苏沐橙的脸笼罩了一层圣洁的光。

      叶修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们所有人都是笑着的,他愿意永远记住这个时候。

 

 

      叶修从床上坐起,摸着黑找见了自己的烟丝盒,颤颤巍巍地点燃,微小的火光在黑暗中跃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到清晨冰凉的空气蔓延到他的肺尖,才缓缓舒气,踩着鞋走到窗边拉开猩红的布帘。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叶修有点怀念在科拉普森的院子里,苏沐橙买的那条花布窗帘了。猩红色的绒帘太像幕布,他慢悠悠地想起苏沐橙所在的歌剧团就要在这个城市里表演了。

      离开科拉普森的这些年,叶修一直在流浪。苏沐橙去了歌剧团,奔波在各地之间,他就去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度,凭着自己做鞋修鞋的手艺度日。他所需要的东西并不很多,只是足够的烟草,修鞋的一套行头和到下一个地方的路费。

      他和苏沐橙之间的通信一直没有间断。苏沐橙会写信告诉叶修歌舞团又去哪里表演了,以及自己的近况。叶修有时会回信说些自己的事情,而更多的信件都在告诉苏沐橙他最近新换了什么定居地。

      而他似乎已经在H市住了很久了,久到苏沐橙的剧团也来了。

      他想要抱一抱苏沐橙,然后当面告诉她,他的下一个远方又是哪里。

 

 

      雨从树梢上滴下,默不作声地落在了叶修的眼睑上。叶修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茫茫然地睁开了眼,漫不经心地揪着苏沐秋坟前的野草。最后用食指肚小心地抹掉了墓碑上的尘灰,然后张开手掌,让雨水顺着手掌的纹路慢慢流下去。

     “我很好,沐橙也很好。”叶修对着老朋友开始说起来,然后沉默了很久,只能听见风过树林雨打枝头的声响。远处有人在怀念逝者,唱着空灵婉转的歌。

     “老伙计,听见这个歌声了么?沐橙比她唱的还要好,好很多。不过,感于上帝的恩泽,你现在与安琪儿们一齐唱圣歌了。”叶修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低声念了几句祷词。

      他闭紧双眼,突然想起他和苏沐橙第一次站在这座坟前做完祷告,苏沐橙坐在地上抑制不住地抽噎,那时候的叶修盯着群鸟消失的天际,忽然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梦境。


      “Yet if hope has flown away

          In a night, or in a day,

          In a vision, or in none,

          Is it therefore the less gone?

          All that we see or seem

          Is but a dream within a dream.”

       【倘若希望已飘然飞远,

          无论在黑夜,无论在白天,

          无论是苦是冥想,无论是虚无飘渺,

          难道还会失去的更少?

         一切我们的所见所闻

         仅仅是一个梦中梦。】


      叶修觉得有树叶落在了他的肩上——不——是一只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上。叶修转头,苏沐橙穿着她第一次演出时的服装流着泪微笑看他。苏沐橙的第一个角色是《仲夏夜之梦》里的一位精灵,苏沐秋裁的衣裳,叶修纫的鞋。之后的苏沐橙再也无法演绎那种单纯圣灵的形象,她曾经被护得完好的晶翅,现在随着苏沐秋的离世和叶修的流浪而沾满了人间烟火。

 

 

      房东陈果问叶修想不想去看歌剧的时候,叶修正对着有些灰暗的天空抽着烟,面前是没有完工的皮鞋。

      “房东,你给我掏钱?”叶修从唇边摘下烟斗磕了磕,无谓地笑了笑。

      陈果白了他一眼,晃了晃手里的三张票。叶修了然地看向隔壁的唐柔,唐柔耸了耸肩,围着围裙走进了屋子里。

      “那就谢谢老板娘了。”叶修抬头灿笑。

 

      陈果正翻着节目单,不着边际地跟唐柔聊着话剧。忽然间,全场静了下来,幕布徐徐拉开,苏沐橙款款走出,开始轻柔地低吟。她抬头看向观众,目光扫到叶修时,不着痕迹地向他眨了一眨眼,叶修也向她小幅度地招了招手。眼尖的陈果发现了叶修的小动作:“你和苏沐橙认识?”

      叶修想了一会儿,笑了。

      他笑得神秘,却什么都没有说。


评论 ( 6 )
热度 ( 9 )

© 纪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