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堂

全职高手吴羽策/アイナナ折笠千斗
张吴/策周/千万千
圈地北极,世界和平
最近推荐多MHA轰百/BSD织太

【策周】Sealed with a kiss

OOC预警。文章前后间隔时间太长强行转折预警。

最近觉得小周这种软软萌萌的男孩子好可爱。

越到开学我越浪系列。

搭配前篇《节妇吟》阅读效果更佳,这篇时间线是大学时候,策周剧情都是相同设定。

顺便推广李迅×白言飞这对纯属拉郎的五期组cp,霸图不正经担当和虚空不正经担当在一起好萌的!

欢迎捉虫!

如果不嫌弃,以下正文:

    周泽楷抬头,吴羽策坐在青石上抚琴而奏。周泽楷站起身,看见了水池中映出的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和吴羽策沉静的面庞。
    曲罢,吴羽策轻声说:“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周泽楷是在公车的颠簸中醒来的。醒来的时候,他正枕在吴羽策的肩上,看见吴羽策正低头摆弄着手机。周泽楷屏住呼吸,定睛看吴羽策的动作。
   “喂。”周泽楷忍不住发声。
    吴羽策打了一个激灵,然后迅速按下手机电源键,侧头问:“你醒了?”
   “嗯。”周泽楷打了个哈欠,把左手臂搭在吴羽策肩上,右手指了指自己:“醒着帅。”
    吴羽策颠了颠肩膀,催促周泽楷把脑袋挪下去,又将视线转到另一边,轻哼道:“自恋。”
    周泽楷黏糊地赖在吴羽策的肩膀上不肯下去,摸出自己的手机,然后拍了拍吴羽策:“过来。”
    吴羽策把头刚刚扭过来,就撞进周泽楷的镜头里。照片里周泽楷灿烂地笑着,露出白白的大板牙,搭配着吴羽策一脸猝不及防的惊愕。
    周泽楷直起身,满意地点点头,把照片设成了手机桌面。
   “自拍狂魔。”吴羽策嗤笑一声,打开了震动的手机,看见周泽楷给他发来了刚刚的合照和“方锐真诚的双眼.jpg”。
   “偷拍狂魔。”周泽楷认真地咬清字的发音,回击吴羽策。
    吴羽策继续转头看窗外,随手发了一张“刘皓嫌弃的眼神.jpg”。

    回到宿舍的时候,方锐正晃悠着腿,趴在床上和下床的李迅打游戏。
    吴羽策听着李迅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皱起眉:“李迅,你的键盘迟早得被你敲废。”
   “没事,小飞飞包养我。”李迅头也不抬地说,罢了还贼兮兮地笑了几声。
   “妈的脱团狗。”上床玩着萝莉号的方锐用小腿狠狠地砸在床板上。
   “方锐没事就别乱动,你什么吨位你不清楚吗?”李迅终于腾出空,抬手敲了敲床板。

   “方锐你对脱团狗有意见吗?”吴羽策瞪着方锐,欲伸手把方锐的笔电抽走。
   “别,别,别,吴大祖宗,我单身我狗。”方锐哀嚎着,不自觉加快了两条腿的摆动速度。
    一直没有说话的吃瓜群众周泽楷在旁边偷笑,拿出手机拍下此时的方锐,然后给吴羽策发过去,并配着文字:“雅蠛蝶.jpg”
    吴羽策抽出手机看,又转头瞧了瞧方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妈的脱团狗。”趴着也中枪的方锐摸着鼻尖恨恨地说。

    吴羽策在半夜没来由地转醒,手机屏幕上幽幽地显示着是2:14。他爬起来,探头向下床看去,周泽楷的睡颜被难得皎洁的月光映得半明半晦。
    吴羽策轻轻地躺回去,右手手掌放在左胸胸口,他能感到心脏坚实平稳的跳动。
    这一切都美好而真实。

    吴羽策是被周泽楷摇醒的。
   “早饭,那里。”周泽楷指了指桌子上的葱花烙饼和小米粥,然后示意说自己要去赶文学班的早课。
    吴羽策有一种想揉周泽楷的头发的冲动,不过想到周泽楷是全学校最认真梳头的男孩,他才垂下手摆了摆,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吴羽策摇摇晃晃地下了床梯,打着哈欠去洗漱。

    吴羽策回到宿舍,方锐才刚刚从床上坐起来,半闭着眼睛努力嗅着空气中的葱花饼的味道。然后就梦游似的爬下床凑到葱花饼面前,用手拈起来一块张嘴就要吃。
    原本抱臂靠在床柱子上,冷眼看方锐一连串动作的吴羽策,探身给了方锐一记手刀。
  “痛……痛!吴女士你什么时候能把你这个脾气改一改,这么下去小周都吃不消。”方锐揉着后颈,放下烙饼嘟嘟囔囔地走向盥洗室。

    吴羽策则甩了甩头,打开了周泽楷带回来的小米粥。
    古有“黄粱美梦”的传说,梦中的丰禄良人抵不过现实中的一碗小米粥。不过周泽楷于吴羽策而言,却像是永恒而不会消逝的美梦。
    吴羽策嘴里含着塑料勺,百无聊赖地想着周泽楷的脸曾经映在这碗粥上,从来不吃葱的周泽楷又是怎么勉为其难地把葱花烙饼提回来,只为贴近西北大汉吴某人的胃口。他能想到周泽楷用小指勾着塑料袋,微微皱着眉头快步走回来的样子,想着想着吴羽策就笑了出来。
   “副社,平时没见你对小周多积极,现在却对着一碗粥发春,闷骚到这种程度也是没有谁了。”同社团的李迅踢踢踏踏地在地下来回走着找洗漱用具,抬眼无奈地对吴羽策说。
    吴羽策斜斜地瞥了一眼李迅,沉思半晌,用手指向前一天被李迅乱塞到角落里的洗面奶。

    学校的后山永远都是情侣卿卿我我的圣地,这一点对于吴羽策和周泽楷也不例外。除去那些细微的看不见却能听到的人为性响动,后山是一个绝佳的地方,适合约会,当然,也适合复习。
  “周泽楷。”沉浸在古文苦海的周泽楷听见吴羽策难得认真的这么叫他,晃了晃头,向吴羽策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你说,你的未来是怎么规划的?”吴羽策不自然地揪着地下的草皮,吞咽着努力找到更适合的语句。
  “说过。”周泽楷不明所以地看着吴羽策:“而且,是‘我们的’。”

    这个话题他和吴羽策谈论过太多遍了。他们同属语言系,周泽楷学的是区区几个字里就能包含着无限丰富意蕴的中文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系很适合周泽楷这种话少到经常让人不明所以的人。吴羽策学的是英文,一种“我爱你”都能用大段对白说出的充满浪漫与幻想的语言。
    他们说过以后一个当作家,一个当翻译,背靠背坐在一起写稿。累了就偷偷环住对方的腰小憩,梦里都会有着他们之间心意相通的安宁。
    周泽楷很喜欢吴羽策,不在于他头发上的香波味道多么好闻,也不在于两个人偶尔打游戏的时候他能给多么强力的援助。而是在于他和吴羽策向对视一眼,没有诉诸于口的话却全部被了然于心。吴羽策不一定能知道周泽楷想说什么,可是他知道周泽楷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洞悉周泽楷所追求的文学世界,并且,他乐意与周泽楷一起牵手踏入。

   “不——嗯,只说说你的未来吧。”吴羽策仍旧一反往常,不经意间把原本亲密到快要融为一体的两个人拉出了一条明确的界限。
   “怎么了?”
   “我们系……可能有考到国外的机会。”吴羽策茫然地向天空望去,最终吞下去了那一句“考到国外可能就不会回来了”。
    天空中群雁飞向南天,吴羽策才恍然发觉秋天已经来了。
    他闭上眼睛,侧身吻住了嘴角还噙着笑的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闭上眼睛,他认真地看着吴羽策,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看。他想象着吴羽策浓密的眉毛泛出了灰白的毛须,眼角逐渐布满细碎的皱纹,脸色一点点的暗淡下来,皮肤变得松垮不堪。
    那个时候吴羽策会变成一个臭脾气的怪老头,在他气的找不见烟的时候,周泽楷会日日如今朝般在他唇上轻柔的辗转。
    那时候他们已经共同老去。

    周泽楷感觉到脸颊上有水滴划过。
   “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纪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