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堂

全职高手吴羽策/アイナナ折笠千斗
张吴/策周/千万千
圈地北极,世界和平
最近推荐多MHA轰百/BSD织太

【凛绪】甜点先生(1)

老梗的甜点栗×特工毛。
虽然特工毛七十连才出,可是特工这个梗该萌还是得萌啊。
一向都只有坑没有品,我说过自己要填的坑没有一个填完的。看官为了乐呵,我为了写得痛快,大家各取所需,文章坑了实乃常态。
写文从不考虑character,放飞自我就好。月考考完我已经飞到平流层了。

正文:

    衣更真绪醒的时候,脑袋有些晕。昨天晚上熬夜在凛月的甜点店里编代码,晚上总是很精神的凛月不时就会以各种理由骚扰他一下,导致他揉着额角熬到很晚才勉强写完程序。
    随着凉水滑入食道,真绪感到自己清醒了一点。看到窗外有一个孩子拿着大大的购物袋,踮着脚想把袋子放到自己家的信箱上。出于职业敏感,真绪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他屏息听了听家中的声响,自己醒来的时候凛月还在睡觉,除了时钟走动,现在的家中没有任何声音。
真绪轻手轻脚地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真绪穿过院子走到家门前,轻声问那个孩子。
   “你是衣更先生吗?”孩子的声音很清亮。
真绪匆匆地点了点头,回望了一下房屋,屋子里的人似乎没有察觉到院子里的声响。
    “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孩子双手递上牛皮纸袋,纸袋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什么端倪。里面装的是几条长棍面包,已经凉了,不像是刚出炉的。
    “谁让你交给我的?”真绪合上纸袋,问那个孩子。
    “是一个蛮高的男子,好像是黑发?不,好像是墨绿色的头发?”那个孩子想了半晌,最终摇了摇头:“抱歉,我记不清了。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他又很高,我看不清他的发色。他好像戴着细框眼镜,像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大叔。”
    真绪送了一把糖果给孩子表示谢意:“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喔。下回哥哥见着你,还会给你糖果的。”
    孩子主动把手伸出来:“嗯,拉钩为定。”
    “拉钩为定。”真绪笑着说。

    副会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当特工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让人记住你的样貌,这将成为你的不在场证明。看来这件事情副会的确是做的很到位。但是真绪对这种事情向来很苦手——因为他的红发很容易让人过目不忘,所以每次执行会有活动时,他总是在操作各种各样的机器,比如监听,监视,规划路线等,自己却很少当众出场。
    五年前的某一天,执行会会长天祥院突然问真绪愿不愿意当一次间谍,并且婉言提出,这次行动后,会长这把交椅就可以交给真绪。真绪愣了一下,答应了。然后他顺从执行会的意思,考入了现在所在的大学学习编程。
    这些年来,日子都很平静。他像是完全脱离了执行会一样,与学校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写代码来赚外快,合伙成立了一家小公司「Trickstar」,遇见了自己的爱人——一个昼伏夜出的甜点师,朔间凛月。
    极其偶尔的时候,莲巳副会长会委托他一些执行会的编程工作。关于执行会工作方面,真绪已经很久没有参与过外出行动了,执行会也鲜少要求他作报告。
更多的时候,真绪都在为自己现实生活中的小事操心。比如程序运行出了什么bug,比如凛月今天中午有没有按时吃午饭。这些琐碎的事情平淡而令人心烦,却带来一种巨大的、真实存活的满足感。
    这五年的平淡生活甚至让真绪觉得不当执行会会长也无所谓了——原本真绪进入执行会,并且积极参与之前的每一次任务,都是为了成为执行会会长而努力,好不让祖姓「衣更」辱没在自己手里。衣更一族所立下的功劳至今仍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中灼灼发亮,真绪也从小就培养起了身为「衣更门后」的家族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一直在促使他去做更多的事情,担当更多的责任,他自己也习惯了在各种有关于无关于自己的麻烦事中轮转。只有一个人会打着瞌睡问他你累不累,然后半拖半拽把真绪拉上床拖着懒懒的声调让他陪睡。
    事情总是做不完的,可是美梦是不可多得的。
    这时候的真绪会把下巴抵在凛月柔软的黑发上,什么都不记起,什么都不去防备,小心翼翼地沉沉睡去。

    真绪走进屋内,悄悄掩住大门,凛月似乎还在熟睡。他深吸了一口气,拿纸袋的手微微颤抖,他有一种预感,他的平淡生活可能会碎裂在这些长棍面包所藏的秘密里。
    他随手拿出一个面包,在面包第二节的位置发现了一点点不自然的地方,从那个地方着力,然后掰了下去——一张纸条掉了出来,上面写着:
“H.H”
    真绪想了一阵,面色逐渐变得惨白起来。他掰开其他的面包,果然在不同的面包里凑出了一套完整的微型追踪器。
    他身边只有一个“H.H”,Hokuto Hidaka,冰鹰北斗。

    “面包,面包的香气~♪”凛月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被掰的满桌子都是的碎面包后愣住了:“真~绪,今天是掰面包的节日吗?”
    真绪收拢手掌,把微型追踪器尽数藏在掌心中:“不,不是的。早晨去买面包,发现买回来的都是隔夜的产品。仔细掰开每一个面包,发现都已经不好了。凛月,你再去睡会吧,我把这里打扫了就去做早饭。”
    “这些面包,真的不好了吗?”凛月怀疑地嗅了嗅,然后拈起一块尝了尝:“唔——!果然没错,这个面包,虽然是隔夜的,但是味道还是很正宗。呐,真~绪,你尝尝。”
    看见真绪有些别扭地面对着面包,凛月笑了笑:“你要相信甜点师的直觉~♪还是说,你的口味已经被我做出来的甜点惯坏了,其余的烘烤产品都不想继续吃下去了呢?”
    真绪白了凛月一眼,张嘴吃下凛月喂来的面包。味道是很好,好到真绪闭眼都能想到伏见是怎么边照顾姬宫边打鸡蛋的——说到姬宫,真绪突然明白为什么这次传递东西的方式会这么不含蓄了,那个小鬼一定没考虑到他的生活里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面包。
    “不过,真~绪是从哪里买的面包呢?在此附近,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水平的面包师傅。”凛月依旧嚼着面包:“这些面包也太多了,真~绪是要储存起来过冬用吗?”
    “啊,那是东街新开张的一家面包店。”真绪随口胡诌道,他知道凛月的日常生活就只是白天在家里睡觉,晚上去西街经营甜品店的两点一线——虽然真绪不理解,晚上为什么会有人去买甜品。即使离东街再近,若非必要,凛月也不会踏进东街一步,真绪深谙凛月的懒性。
    “好吧——”凛月遗憾地叹了口气,摇摇晃晃地起身去温牛奶。
    真绪口中还残留着面包奶香的味道,思绪变得繁杂而飘忽。不能时刻保持警醒,对于一名特工来说是很危险的,但是他想偷偷在这个阴冷的,没有睡醒的早晨来放纵一下自己。
    真绪的感觉没有错。最近以来,无论是中午吃工作餐,还是偶尔与Trickstar共进晚餐的时候,他都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他一度以为是当地一些苟活着的黑手党——比如UNDEAD,在寻求报复执行会的机会,为此他最近随身都装着必备的防身武器。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种视线只有在他和Trickstar的其他成员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准确来说,只有他和北斗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与昴流一起打篮球,或者是与阿木一起吃甜品的时候,他都可以非常的放松自然。真绪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黑手党的报复暂时还没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可是,他却要不得不陷入两难的境地了。
    真绪在学校里是先与昴流认识的。入学的时候,二人是篮球部唯二的新成员,开始训练没多久后就彼此相熟,知道对方是同系的隔壁班。此时的昴流又把自己的两位同班的舍友——冰鹰北斗和游木真,介绍给了真绪。至此以后,四个人经常会约在一起吃饭,讨论问题,或是都在真绪租来的屋子里默不作声地敲着电脑赶作业。直到最后临近毕业,北斗貌似很不经意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办一家程序公司。真绪想了想,答应了。
    在真绪看来,他与冰鹰北斗的所有相遇相知存在着极大的偶然性——想到这里,真绪倒吸了一口冷气,会长可能也正是在利用这种偶然性来方便他进行间谍活动。而且就算真绪没有接近北斗,谁都不知道北斗身边会有多少个特工也在潜伏着窥探着他。
    真绪苦笑了一声,与北斗自然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没有觉得北斗有任何值得被执行会盯梢的端倪。真绪对于北斗的家境知道的不是很具体,但是模模糊糊知道似乎是本行业的一大巨头。可是原本Trickstar的这三个人,是最早就被真绪排除在监视对象名单之外的人。

    在最开始的时候,真绪的观察对象名单里排着的第一位是当时自己租的房子的邻居,朔间凛月。
    朔间凛月是一个很不一样的人,当然,按照凛月本人的说法,他是「吸血鬼」。这个人没有朋友,信箱里有的永远只是水电费的催缴单。他在东京最繁华的商业街里经营着只有晚上开张的一个甜品店,甜品大多有着稀奇古怪的名字和难以直视的外表,大多数人在未知其味前先望而却步。真绪曾不止一次有意无意地经过甜品店,店里门庭冷清,如何支付店面高昂的租金也未曾可知。

    玻璃杯撞击桌面清脆的声音让真绪的思维戛然而止,他不自主地绷紧了身上的肌肉,看见凛月打着哈欠坐到了餐桌的另一边才逐渐放松下来。
    “怎么了吗?”像是感觉到真绪不自然地注视,凛月偏着头捋了捋头发,问到。
    “没事。”真绪笑了笑,右手端起玻璃杯开始喝牛奶。牛奶是暖的,这也是朔间凛月奇怪的地方之一,他总是喜欢一些温暖的东西,比如刚出炉的蛋糕,温度刚好的温水,冬天时宁愿形态臃肿也要把自己裹得跟一只熊一样来保暖。“大多数的东京人可没有时间来喝热水,”真绪半开玩笑地跟凛月说过,当时的凛月耸了耸肩,不置可否,顺势把头枕在真绪的肩膀上。
    可能因为攥得太紧,左手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真绪觉得手心很黏,他放下喝净的玻璃杯站起身,微微颔首:“谢谢款待”。
    “真~绪还记得今天晚上的约定吧?”凛月舔了舔下唇,不放心似的问到。
    “记着呢。”真绪走向房间,大声回应着凛月。

    真绪在房间里快速地换着衣服,同时听着餐厅里的声响。椅子被重重地拉开,根据脚步声数来判断,真绪推断凛月是躺倒在沙发上了。凛月到最后也没有来房间里黏着他,这让真绪呼出一口气,在这样一个凌乱的早晨,他无法做到对所有人都心无芥蒂。
    真绪想了想,从书桌上堆的杂物中拿出一个盒子,按照不同地数字扭了几次,“咔哒”一声,暗箱打开。真绪将枪匆忙别好,一边提防着凛月随时的突袭,然后合上盒子,归回原位,连盒子上原本的灰尘都尽数奉还。
    一身上班族打扮的真绪站在屋子门口喊了一句:“我走了——”
    凛月没有和往常一样出来索要离别吻,真绪只听见从客厅方向传来一句毫无气力,若有若无的“再见”。
    真绪心下奇怪,不过却也无心深究。凛月在白天没有气力是很常见的事情,真绪不愿再加重自己的负担,他想好好地梳理一遍自己的思路。

    可能因为昨天熬过夜的缘故,今天的真绪精神状态很不好。北斗担心地看着强撑着的真绪,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去歇一歇吧。”真绪犹豫了一下,最后欠身表示歉意,然后坐电梯下到写字楼里的咖啡厅去。
    本来这就是个应当清闲的清晨,只需要北斗和昴流来最后检查一遍将要提供给甲方的数据防卫系统就好了。这么大的项目是Trickstar第一次接下,是真绪原来的篮球部部长守泽千秋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意而委托他们他们的。守泽比他们早毕业一年,毕业后与同仁深海奏汰一起开了一家安保公司。
    “为了维护正义”,真绪还记得守泽前辈是这么说的,他这么说的时候,旁边的蓝发合伙人眯眼笑着看他,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声音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愉悦。

    茶餐厅里人并不多,早场的都是同真绪一样忙里偷闲的上班族。真绪要了一杯黑咖,坐在靠窗的角落里。他扭头看着商业街上永远停不下来脚步的人们,耳朵却敏锐地捕捉到瓷盘与木桌接触时清脆的声响。
真绪抬头,眼前熟悉的人微笑着说:
    “衣更君,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评论 ( 2 )
热度 ( 69 )

© 纪堂 | Powered by LOFTER